您的当前位置:AG视讯 > 2019 北京 篮球大赛 >

降准更重要的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以及深化

时间:2019-05-29

  

降准更重要的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以及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

 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、研究员董希淼则称,对于部分银行而言,目前流动性已经较为充裕。如何综合施策,让降准释放的资金更有效率地进入实体经济,是解决相关问题的一大关键。

  这四家县域农商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均在10%左右,因此,此次可降准200个BP。在降准200个BP下,四家农商行可释放资金78.82亿元,平均每家17~26亿,可提高各家NIM水平约4~5个BP,增厚2019年归母净利润增速5%左右。

  不过,也有部分银行人士对资金用途、资金流向,以及后续资产质量问题表示关注。华东某县域农商行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此次降准预计对该行释放资金1亿元左右,但是本区域小微企业贷款积极性并不高,尚有部分贷款未释放出去;也因此而生“忧”。

 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胡艳明“甜蜜的忧愁”也好,边际利润贡献也罢;对于释放资金的用途和流向,机构莫衷一是但比降准更重要的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以及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。

  这场“小而精”的降准不期而遇。5月6日,中国人民银行网站发布消息称,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,对聚焦当地、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,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,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。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认为,此次降准预计将直接降低符合条件农商行的负债端成本,有助于引导农商行回归本地、回归本源,推动多层次、广覆盖、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形成;有助于推动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之建立等。

  杨荣解释,从政策效果来看是多方面的:有助于引导农商行回归本地、回归本源,推动多层次、广覆盖、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形成;有助于推动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的建立;有助于引导和鼓励农商行扎根本利,发挥地缘、人缘和亲缘等优势,缓解小微和民企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;预计将直接降低符合条件农商行的负债端成本,对于其他商业银行而言,由于新增流动性的增加,负债端压力也能够间接受益。

  数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农商行人士认为,县域农商行作为“支农支小”的主力机构,此次定向降准将助力其进一步降低负债端成本。“存款准备金执行8%的比例后,预计释放3亿左右资金,更有动力投放到小微企业中去。”华北某地方农商行公司银行部总经理对记者推测。

  “甜蜜”在于,根据央行测算,本次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,将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。截至2018年末,全国共有1427家农商行。本次政策惠及县域农商行大约有1000家,包含了70%的农商行,覆盖范围较广。

  “提升中小银行资产端运用收益,静态产生年化约19亿边际利润贡献。”兴业证券分析师傅慧芳认为,据其测算,由于贷款利率高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,因此获得流动性释放的中小机构法准转贷款后,资产端高定价信贷占比将提升,这有利于缓解这部分银行信用下沉而带来得风险补偿不足的问题,边际上利好息差改善。

  目前已经上市的六家农商行当中,常熟银行、江阴银行、张家港行和苏农银行属于县域农商行,据杨荣团队测算,四家农商行且在异地分支机构的资产规模均不超过100亿,符合此次降准的要求。

  据傅慧芳推算目前法定准备金利率1.62%、普惠型贷款利率6%左右,假设成本收入比30%、信用成本2%,本次降准将对县域农商行产生年化约19亿的边际利润贡献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AG视讯